城市动员——
另一种双年展的可能
欧宁
ouning

双年展制度起源于威尼斯,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它从十九世纪风行一时的国际博览会脱胎而来,与现代民族国家在世界范围的兴起以及它们的主权表达需要息息相关。作为双年展制度历史的活化石,威尼斯双年展至今仍保留着国家馆这种以国别为单位的传统组织形式。在过去的一百年间,世界历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双年展也在世界各地开花结果,至今已累积达三百多个。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冷战结束,全球经济一体化格局的出现,民族国家观念逐渐减弱,双年展开始从不同国家共同参与演变成淡化主权意识和去国别化的城市竞赛。不同城市竞相举办双年展,制造文化、艺术或其它专业的奇观,以吸引跨国流动的资本和人群,推动城市旅游观光业的发展,以此带动后工业化时代的城市再生,或争取成为Saskia Sassen所说的全球城市,成为全球经济、金融和文化链条的重要节点。

但这只是双年展在各地此起彼伏的唯一理由吗?双年展果真是一剂令城市起死回生和永葆青春的灵丹妙药?又或,在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后,双年展是否存在着别的可能性?对于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这样的新来者,这些都是它理应思考的问题。

事实上,双年展和比它更久远的博物馆制度一样,已经显露了不少弊端。首先,它越来越僵化成某种职业圈子的权力游戏,成为不断重复的生产和营销机器。尽管当今世上双年展数以百计,但活跃的、被经常调动的国际策展人和参展人来来去去亦不过一千,所以你今年在此地双年展看到的面孔明年有可能还会出现在彼处的另一个双年展上。热衷于奔赴各地的双年展常客在全世界几乎可以统计出他们的具体名单,他们的人数最多不超过一万。因此,对于一个双年展运营者而言,抓住这些人群就已经意味着可以取得标准意义上的成功。其次,在双年展与普通公众的关系上,它一直以专业、神圣、殿堂自居,总是把公众设置为应接受教育的人群,它与观众的关系模式是自上而下的、要求仰视的,而忽略一种平视的、互动的、参与式的观看关系的培育。尽管“公众教育”现在在双年展和博物馆的制度中受到高度重视(它们以此规避太过孤芳自赏的形象,并表示对作为纳税人的公众的回馈),但“教育”的观念本身存在着对公众以自身能量解读和参与作品可能性的低估。

作为一个仅举办过两届(2005,2007)的年轻双年展,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首先创新了一种双城联动的模式,“两个城市、一个展览”是它最鲜明的特点。另外,由于它以“城市\建筑”作为自己的内容定位,它实际上具有非常开阔的视野,举凡与此(特别是“城市”)有关的议题、观点和创作均可纳入展览框架,而作为“城市\建筑”的居住者和使用者,普通市民其实是最具发言权的,因此不管是参展还是观展,它都希望市民们的积极参与。自创办之日起,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就专门开设“市民参与”的环节,去主动发现并邀请已经存在的市民创作,同时鼓励市民专门提交作品参展,与专业建筑师、城市设计和研究者以及艺术家们共处于同一展览结构和空间之中。这一通道的开放完全打破了一般双年展所存在的专业藩篱。从这点而言,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是一个极富民主气息的展览。

在看惯了其它双年展的视觉奇观之后,我们为何不进行另外的尝试?双年展可以变成议事厅,可以变成一场社会行动,甚至一个政治事件。它也可以是一次普天同庆的嘉年华,一场全民参与的娱乐盛典。它不一定只发生于一个固定的场馆,它可以把整个城市当成展览现场,甚至可以串连更多其它城市加入成为分展场;它不只可以让观众从世界各地前来深圳和香港观展,它更可以帮助、组织观众到其它相关城市的分展场观展。而这一切,关键在于动员。

2009年的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主题是“城市动员”,它旨在检测在一个普遍缺少中心力量、人心分化和组织涣散的时代,发动一场盛大有效的社会动员的可能性。当代城市的设计和运营不仅关乎功能的划分、街道的谋划和建筑的布局,更重要的是对生活在其中的人和他们的活动的组织和统筹,以及对他们的利益的合理分配。城市设计者和建筑师一直埋首于物理空间的营造,他们在自己的职业发展中甚少触碰城市和建筑背后的社会结构、社群利益和政治现实,久而久之,不是听从国家公权力的支配,就是陷入资本主义利润机器的搅拌。本届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不仅动员城市设计者和建筑师重新思考他们的社会身份和职业角色,更动员艺术家、作家、音乐人、电影人、思想者、社会行动者、政治家和普通市民一起提供他们的智慧支援,在这个精神上最脆弱无依的时代,重建人类社会的精神支撑,它不仅可以在城市生根,更能惠及乡村,以及更辽远的疆域。

双年展不应只是某种专业的权威发布会,也不应只是新经济成就的孵化器,它除了成为城市的名片外,更应重拾思想的批判力,唤起公众的行动力,担当更多社会进步的责任。深圳和香港这两个珠江三角洲的姐妹城市,位处中国国土之最南端,曾是过去三十年中国改革开放运动的发动机,今天中国的惊人成就,其实最早是依托香港,以深圳为实验基地启始的。在这两个城市共同举办的双年展,从它诞生之日起,就已带上了不落俗套、敢于破冰前行的胎记。我们在此诚邀世界各地的朋友,带上你们最尖锐的思想,最惊世骇俗的作品,最挑剔的目光,来此相聚,不仅参与见证两个城市携手再创历史新篇,更一起磋商如何重建这个时代的普世价值──今年冬天,中国南方将是朗日晴天──这是动情的邀约,也是苦心的动员。